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稻草命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李明秀 2017-03-12 围观:

城建局有个年轻人,叫梁明。这个梁明一直很不顺,因为单位领导不赏识他。

这天,梁明在上班路上遇到了一个女同事,两人边聊边往单位走。快走到城建局门口时,两人发现前面很热闹。原来,是几个人围着一个瞎子,在那里算命。

梁明正想算算,寻求转运之法。于是,就邀女同事一起去算。他问算命先生,说:“算一个人,多少钱?”

算命先生说:“十元。”

梁明摸摸口袋,然后苦着脸对女同事说:“我没带钱。”

女同事说:“我给,我给,我有零钱。”说完,从包里掏出二十块钱。

女同事算完,算命先生让梁明报上生辰八字。梁明报完,算命先生掐了两下手指,一脸严肃地对梁明说:“兄弟,我说实话了,你不要怪我呀。”

梁明让算命先生快说,算命先生说:“你命中少金银相伴,缺厚土栽培,连木命都不如,稻草命呀!”

听了算命先生的话,梁明的脸“刷”的一下,红色变成了青色。梁明出身农村,爹妈都是农民,在地里刨食的,算命先生一语中的。

梁明正后悔算这个命,转过身,突然发现局长邹德炎站在他的背后。邹德炎对梁明笑笑,说:“上班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梁明上班后,就来到局长办公室。他被局长叫到办公室,是第二次,上一次,是因为给县里报错一张表,被邹德炎叫到办公室臭骂一顿。想到上次那件事,梁明还有些忐忑不安。这次,邹德炎见梁明坐立不安的样子,对他说:“不要这样嘛,我今天把你叫来,是想委任你一件重要的事情。”

梁明一听说是委以重任,十分激动地说:“我情愿赴汤蹈火。”

邹德炎笑着说:“也不是什么性命攸关的事。县城绿化带建设一事,我想让你负责。”

梁明记得,局里上次对县城的绿化带工程进行招标,有一千五百万的工程投资。这项工程被一家“绿地园艺公司”中标。当时,局里开会,让马晓桃负责这件事的监督工作。马晓桃是局长的外甥,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每项工程完工,需要马晓桃到现场进行计量,然后签字确认,施工方才能得到工程款。这项工程里面的奥妙,城建局的人都清楚,是份大美差。

不过,这事也太突然了,梁明对邹德炎的大转变有些疑惑,说:“那件事,不是安排马晓桃做的吗?”

邹德炎听了梁明的话,摇摇头,说:“那小子,除了吃喝嫖赌外,百事不成。如果这件事做不成功,让我怎么对全县人民交代?”

梁明想想也是,马晓桃是不学无术。梁明说:“我怕马晓桃会误会。”

邹德炎说:“别管他,我跟他说。”

梁明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见马晓桃走到局长办公室,三分钟后,又从局长办公室气冲冲地走出来。

绿化带工程建设进行了半个月,绿地园艺公司的经理胡三毛就找到梁明,要求梁明对前半个月工程进行计量,然后拨款。梁明对胡三毛说:“你们的工程我检查了,毛病不少呀,比如绿化树,我们要求是胸径二十公分、高四米的树,你们栽下的树,大部分胸径只有十公分左右,高不足三米,达不到合同要求。你最好按照合同要求进行整改,否则,我是不会签这个字的。”

胡三毛笑着说:“梁兄,要到中午了,不如我们到香妃酒店边吃边谈。”

承包方请业主吃饭,很正常的事,所以,梁明也很坦然地去了。两个人来到包房,胡三毛对梁明说:“我还请了一个人来陪梁科长。”

菜上齐的时候,陪客来了,是个女的。见了这个女人,梁明就傻了眼,原来,女人是鲁副县长的妻子,鲁副县长分管城建工作,是城管局的直接领导。鲁副县长的妻子给梁明敬了一杯酒,对梁明说:“梁科长,胡三毛是我表弟,以后请多关照了。”喝了两杯酒,坐了一会儿,便借口说还有其他事,提前走了。

胡三毛看见梁明一怔一怔的,知道梁明被震住了,就对他说:“梁兄,你只要把工程计量的字签了,剩下的事,我来负责。”

梁明正在犹豫,胡三毛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五扎人民币,放到梁明面前,说:“这是兄弟的酬劳,事成之后,还有重谢,而且,鲁副县长那里,我们还会对你美言几句,兄弟升迁,指日可待。”

梁明在城建局当了几年的小职员,只见当官的捞钱,自己受的全是窝囊气。现在,自己进了账,又有鲁副县长作靠山,自己出头的日子真的不远了。

工程完工,梁明前前后后收了胡三毛二十万,而且,在鲁副县长的大力推荐下,顺利地升到副科。

没想到,一年后,鲁副县长出事了,被纪委双规,而且这时,绿化带质量出了问题,绿化树大面积死亡,事情也被扯了出来。纪委调查后发现,胡三毛所成立的“绿地园艺公司”是个皮包公司,资质是借用的,真正的后台是鲁副县长。接着,梁明收受二十万贿赂的事,也被胡三毛交代出来。

见梁明被抓,马晓桃不由得对舅舅邹德炎佩服得五体投地,说:“舅舅,要不是你安排梁明去,现在,蹲班房的就是我了。”

邹德炎苦笑了一下,说:“前段时间,上面纪委的人找我谈话,本来我以为自己有麻烦,结果他们的提问都围绕着鲁副县长,还让我保密。那时我就明白鲁副县长可能要落马。这次这工程,鲁副县长开始就和我打招呼,让我对质量手下留情。如果不听他的,他还没下台呢,我就先被他换掉了;要是听他的,以后质量出了问题,明摆着让我背这个黑锅。我不想被扯进去,也不能让你扯进去,就想着找个人替我们背这个黑锅。”

邹德炎说,那天他恰好看见梁明在那里算命,算命先生说梁明是“稻草命”。这下,算命先生的话提醒了邹德炎,想想梁明毫无背景,也真算得上是稻草命,替他们背这个黑锅最合适不过,就让梁明去管这个工程。邹德炎说:“那个工程,我没有签一个字,就是犯了错,最多是个用人不当的罪名。”

听了邹德炎的话,马晓桃对舅舅竖起了大拇指。

梁明到了牢房,遇见同室的狱友,有一个竟然是那个“算命瞎子”。不过,“算命瞎子”眼睛并不瞎,是装的,他是犯了诈骗罪,被抓进来的。

梁明也不管算命瞎子是真瞎还是假瞎,忙请教他说:“您说说,您当初是怎么算出我是稻草命的?”

那个骗子说:“你这个人,天生喜欢占小便宜,那天我看见你口袋里明明有钱,却连算命的十块钱也要女人出,俗话说‘占小便宜上大当’,现在进来了,不是稻草命还能是什么!”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3年第4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storychina.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一房多主
下一篇:糊涂爸爸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