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砍头迷案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谢庆浩 2017-03-12 围观:

故事会2014年22期中篇故事:砍头迷案

1.砍头游戏

农历三月十八,又到了玉县一年一度的城隍庙会。富商杜儒声的第四房夫人柳烟带着丫环赴庙会,玩到很晚才尽兴而归。到家后,柳烟正要上床入寝,突然房外有人叫道:“四夫人,睡了吗?老爷有请。”

柳烟开门一看,原来是杜儒声的贴身书童阿旺。一问,才得知老爷棋瘾犯了。杜儒声爱下棋,而这么多个夫人中,就柳烟尚能跟他一较高低,所以杜儒声想下棋了,只找柳烟。

柳烟跟着阿旺出了门,朝书房走去。经过后花园的时候,路边的树上突然传出“咿呀”一声怪叫,柳烟吓得花容失色,躲到阿旺身后,抖抖索索地说:“有妖怪……”

阿旺提着灯笼一照,安慰柳烟说:“四夫人,别怕,不是什么妖怪,是只乌鸦而已。”

柳烟抬起头朝枝头一看,果真,那不是只乌鸦是什么?她不好意思地对阿旺说:“我自小就胆小,受不起惊吓。”

两人来到杜儒声的书房,阿旺先禀报道:“老爷,四夫人到了。”书房里传出了杜儒声的声音:“好,快请四夫人进来。”柳烟莞尔一笑,走了进去,关上门,来到书桌前落了座。

当即,两人摆好棋,便你来我往地厮杀了起来。窗外虫声唧唧,窗内落子声声,不到一盏茶的工夫,杜儒声败下阵来。柳烟掩嘴一笑,道:“老爷,您输了,该当如何处置呢?”杜儒声哈哈一笑,答道:“老规矩,输了就砍头,来吧。”

原来,杜儒声和柳烟下棋喜欢玩一个砍头游戏,谁输了就要被砍头。当然砍头的工具是毛笔,蘸水在脖子上划一下就算是砍头一次。于是,柳烟转身拿来毛笔,饱饱蘸满清水,站到了杜儒声的身后。杜儒声说:“砍吧。”随即手扶双膝,低下了头,露出脖颈。

柳烟俯下身,用毛笔在杜儒声的脖颈上划了一下。然而,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柳烟手中的毛笔划过杜儒声的脖颈的时候,杜儒声的脑袋竟然骨碌一下掉落下来!

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柳烟一声惨叫,人当即吓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烟才悠悠醒转,一睁开眼,见房内围了一圈人,而杜儒声的身子还趴在椅子上,头却没有了。

2.铁面断案

玉县知县王天望在熟睡中得到报案,说杜儒声死于非命,于是连夜带着十几个衙役捕快,赶到了杜宅。

王天望进了书房,只见书桌前的椅子上端坐着一具无头尸体,鲜血淌了一地,书桌上摆着棋盘,棋盘上也溅满了鲜血。墙角处,则滚落了个孤零零的头颅,长须飘飘,戴着方巾,正是杜儒声的。血迹还未干透,可以看出死亡的时间不长,仔细端详头颅和脖子上的断口,断口平滑、完整,当是利器所造成。

看过现场,王天望又找人仔细询问了案发的经过。第一个找的当然是目睹凶杀的柳烟。

柳烟惊魂未定,颤声把自己和杜儒声下棋,用毛笔蘸水玩砍头游戏,结果把杜儒声的脑袋给砍下来的经过说了一遍。

王天望听完,又是吃惊又是疑惑,杜儒声的伤口明明是利刃所砍,毛笔怎么能伤人?可柳烟坚称书房里就自己和杜儒声,并没有第三个人进来行凶,杜儒声之死,只是毛笔误伤所致。

第二个找的,是杜儒声的贴身书童阿旺。据阿旺叙述,初更时分杜儒声的弟弟杜儒林到访,杜儒声在书房设宴招待,阿旺随身伺候。二更过后,杜儒林喝醉了酒,他把杜儒林搀扶回房休息,然后折回书房,这时候杜儒声还坐在书桌前读书。后来四夫人逛庙会回来了,老爷依然没有睡意,吩咐他去请四夫人过来下棋。阿旺请来四夫人后,他就回隔壁的偏房睡觉去了。直到后来听见四夫人惨叫声,这才匆匆赶到现场。

第三个找的,是杜儒声的弟弟杜儒林。杜儒林说的和阿旺一样。说到后来,杜儒林眼泪横流,扑通一声跪倒在王天望面前:“大人,还望您为我大哥申冤,早日把凶手抓捕归案!我大哥他……死得好惨呀……”

待众人离去,王天望陷入了沉思。经询问,书房里的杜儒声旁边一直都有人,杀杜儒声的,一定就是他身边的人,这人会是谁呢?柳烟是看着杜儒声死的,她的嫌疑最大。可是一个弱女子,怎么有力气一刀把人的脑袋如此干净利索地砍下来?

呆立片刻,王天望一声大喝:“来人哪,给我掌灯!”不一会儿,书房就被照得跟白昼一般。王天望趴在地上,再次仔细地查看起现场来。突然,他嘴角边露出了一丝笑意,用手指在地面捻起个小东西,站起了身。

这是段草茎,长仅一寸,两端断口光滑平整,分明给利器切割过。杜儒声的书房怎么会出现这么一段草茎来?铡过的草茎,只有马厩会有,而一般有身份的人是不会去马厩的,难道除了这四个人外,还有人来过书房?

当下,王天望带人来到马厩,一搜,竟然在一个马槽下找到一把带血的铡刀,还有一件血衣!

血衣是杜家养马人何正的衣服,当下,何正作为最大的嫌疑人给抓了起来。何正是个脸部严重毁容的男子,尽管容貌丑陋,但却养得一手好马,三年前被杜儒声招揽回家。杜儒声平时对何正不薄,可何正为何要致他于死地呢?

调查后,王天望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原来何正只是个化名,这个男子真名叫郑重阳,而郑重阳竟然是柳烟未嫁入杜家前的情郎!

郑重阳和柳烟自小青梅竹马,不料,柳烟十六岁那年,她父亲突染重病,无钱医治,杜儒声答应出钱救治,但提出条件,让柳烟做他的第四房小妾。为了救父,柳烟无奈嫁入了杜家,一对小情侣被迫劳燕双飞。郑重阳一直忘不了柳烟,三年前杜府招养马人,郑重阳于是自毁容貌,隐姓埋名前来杜府……

王天望对此案渐渐有了头绪:因为当年夺爱之恨,郑重阳杀死了杜儒声。而柳烟之所以隐瞒真相,因为她就是同谋人!

择日,此案在公堂上宣判,可是郑重阳大呼冤枉,柳烟亦是如此,坚称无人进来,只是自己手中的毛笔闯下大祸。王天望一拍惊堂木,喝道:“毛笔杀人,何其荒谬?本官查勘清楚,且铁证如山,你们还敢狡辩?来人哪,给我大刑伺候!”严刑之下,郑重阳和柳烟抵受不住,只得双双在认罪书上画了押。

王天望作出判决:郑重阳和柳烟通奸,合谋杀死了杜儒声,该处死刑。

3.迷局如云

这一年六月,新皇登基,举国庆贺,死刑一律暂缓一年执行。第二年二月,王天望因为破案立功,被调往外地任职。很快,新知县也赴玉县上任。

新知县叫吕长亭,到任后,吕长亭遍阅案卷,当然,看的重点就是去年这起轰动一方的杜儒声遇害案。看罢,吕长亭却陷入了沉思。尽管从案卷上看,这起案子案情明了,证据确凿,罪犯也已双双认罪,但吕长亭还是有疑问:两人合谋杀死杜儒声后,有足够的时间逃走,他们干吗不逃?更奇怪的是:柳烟想掩饰过关的话,随便哪个理由都比说是毛笔误杀更让人信服,她又为什么偏偏选了这么一个三岁小孩也不相信的理由?

吕长亭当即决定夜审郑重阳和柳烟。据柳烟说,自打进了杜家后,杜儒声对她一直疼爱有加,所以尽管知道郑重阳进到杜宅,但她一直严守礼教,并没有同郑重阳有什么越轨之举。当天,杜儒声的脑袋是她无意用毛笔一划割落在地的,当时书房内就她和杜儒声在,门窗皆锁,绝无外人进来。

这一下,轮到吕长亭糊涂了,难道人的脑袋真的可以给一支柔软的毛笔割掉?

两天后,吕长亭造访杜府。此时,杜家的家业已全部交给杜儒声的弟弟杜儒林打理。简单寒暄后,吕长亭提出想见一见阿旺。杜儒林告诉吕长亭,阿旺去年回家省亲,途中遭遇土匪绑架,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半年,还是音信全无,都不知道是生是死了。

回到县衙,吕长亭再次调出案卷,阅了起来。他阅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掩卷沉思,到底杜儒声是怎样给人杀死的呢?

二更的时候杜儒林回房休息,这时候杜儒声活得好端端的,按道理,杜儒林不可能是凶手;三更的时候,阿旺去请柳烟过来,柳烟进书房,阿旺并没有进去伺候,这时候杜儒声依然活着,阿旺也不可能是凶手;然后柳烟和杜儒声下棋,杜儒声输了,柳烟拿毛笔砍他的脑袋,毛笔一划,杜儒声的脑袋掉下来了,杜儒声到这一刻才真正给杀死。如果柳烟和郑重阳是被冤枉的话,那谁是杀死杜儒声的凶手呢?凶手又藏身何处?奇怪的是,柳烟一直守在杜儒声身边,凶手又是如何做到完全避开她的目光的呢?

吕长亭想得头痛欲裂,也想不出到底谁是凶手。他站起身活动活动酸痛的腰背,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阵锣鼓声,一问才得知,今天是三月十八,一年一度的城隍庙会已经开始了。

看了半天案卷也看累了,吕长亭决定去逛逛庙会。他换过衣服,出了门。

城隍庙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戏台前聚拢了很多人在看戏,不时还传出阵阵叫好声。吕长亭不禁也走了进去,挤到前台看起戏来。

戏台上是玉县最有名的戏班宏叶班,演的是《三打祝家庄》中大破祝家庄的一幕,祝家大公子祝龙被李逵从床底下揪了出来,一声大喝:“杀你个直娘贼的!”板斧一挥,祝龙的脑袋顿时飞了出去。

看戏的个个叫好,吕长亭也不禁哈哈一笑,跟着鼓掌,这戏演得太逼真了。

猛然间,吕长亭一拍大腿跳了起来,喃喃自语道:“怪不得凶手能够避开柳烟的目光行凶,我现在终于知道他藏身在哪儿了……”

4.戏台审案

两个月后,吕长亭要重新审理杜儒声遇害一案。消息一出,玉县顿时群情哗然,议论纷纷。去年王大人不是已经把凶手捉拿归案了吗?怎么吕大人又要重新审理此案?难道另有真凶?

吕长亭把审案的地点安排在了城隍庙前的戏台子上,想要听案的,就跟看戏一样在下面围观。同时,吕长亭还请来了县上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者过来陪审,被害人杜儒声的弟弟杜儒林自然也位列其中。

吕长亭开门见山地说:“依我看,郑重阳并不是此案的真凶。原因很简单,因为杜儒声被杀那晚,郑重阳压根就没出过马厩,他又怎能分身到书房里去杀人?”说到这里,吕长亭叫道,“传证人上堂!”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走了进来,很快有人认出,这人是杜府厨房里的仆人马六。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4年第22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女神的变化 等
下一篇:防不胜防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