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尚书救子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大刀红 2016-12-16 围观:

故事会2014年17期传闻轶事:尚书救子

民国年间,归州城新开了一家“一阳当铺”,当铺的东家姓巫名阳,似乎很有钱。据他自己说是北京城的人,见归州既有水码头又有旱码头,就想先在归州开家当铺,试试行情。

巫阳聘请了当地最有名的老掌柜孙掌柜,本来,孙掌柜年纪大了,在家颐养天年,因为巫阳给的薪俸丰厚,就重新出山。不过,孙掌柜有言在先,如果碰上价高而又拿不定主意的东西,他必须请能人帮忙鉴定,这费用,由巫阳出。巫阳爽快地应承下来。

孙掌柜是个好掌柜,对瓷器、书画、金银器都有研究,不出半年,为巫阳挣了不少钱。

这天,孙掌柜差人找到巫阳,让他去一趟当铺,巫阳知道有要紧的事,马上来到当铺。到了当铺,只见孙掌柜正和一个中年人坐在里屋聊天,中年人身着绸衫,样子却极其猥琐。

见了巫阳,孙掌柜指了指桌上的一个玉虎把玩件,然后向巫阳介绍中年人,说:“这位是前朝举人,在京城吏部为官数年,大清灭亡后在京城很不得意,就想回老家。不幸路上遇见劫匪,抢走了行李,不得已,才想当掉这只羊脂玉虎。”

巫阳问:“准备当多少钱?”

中年人说:“两千大洋。”

巫阳把孙掌柜叫到一边,低声说:“我敢跟你打赌,这羊脂玉虎,八成是假的。”

孙掌柜说:“我看未必,这玉虎包浆光泽润滑,如上了油脂一般,还有几处枣皮红斑,正是羊脂玉的特性,如果是真的,至少值五千大洋。可是这家伙要价甚低,又闪烁其词,眼露狡黠之光,所以,我也拿不定主意。”

巫阳说:“连你都拿不定主意,我又如何能断定真假?”

孙掌柜说:“您忘了我以前说过的话?事到如今,只好请能人来帮忙鉴定。不过,这人要价甚高……”

巫阳忙说只要有真本事,要价不打紧。孙掌柜点点头,说:“那您赶快准备一乘轿子。”

巫阳问为什么要轿子,孙掌柜说:“因为他是个盲人,大家都叫他贺瞎子。”

巫阳奇怪道:“既然是盲人,怎么会鉴定玉器?”

孙掌柜告诉巫阳,贺瞎子天生眼盲,他的父亲是世袭祖业的玉器商人,识得天下美玉,可一辈子就生了贺瞎子一个儿子,只好自认倒霉,说贺家的技艺要在他这辈断绝了。不料贺瞎子虽然眼瞎,心却不瞎,他从小就喜欢摸玉石,时间长了,不管什么玉石,只要用手一摸,就能说出是什么玉质。他父亲便搜罗了各种质地的玉石,供他摩挲。时间长了,贺瞎子的双手竟然比人眼更为神奇。

巫阳听了,半信半疑地叫了乘轿子,让孙掌柜去请贺瞎子。过了半个时辰,贺瞎子坐着轿子来了。几个人寒暄一番,孙掌柜就把玉虎交给贺瞎子。贺瞎子摸了一遍,说:“好玉好玉,这可是上好的羊脂白玉。”

孙掌柜听贺瞎子说是真的,立马开了当票,把当票和两千大洋交给中年人。

等中年人走了,巫阳拿着玉虎,对贺瞎子说:“那人说他是前朝举人,可我看他语无伦次的样子,一定不是官场之人,这个玉虎,不会有诈吧?”

贺瞎子摇了摇头,说:“本来大家都有钱赚,互无干涉,我也没必要把真相告诉你。但你既然问了,我就给你透个底吧,因为这个玉虎……”贺瞎子指了指地下,然后停口不说,收了一百块银洋的“掌眼费”,坐着轿子离开了当铺。

这下,巫阳对贺瞎子算是实打实地信服了。贺瞎子刚才暗示他,这羊脂玉虎是从墓里盗出来的,难怪那中年人神情紧张,原来是个盗墓贼。巫阳问孙掌柜:“你所说的能人,就是指贺瞎子吧?”

孙掌柜说:“您不知道,归州城有句俗话:归州有三子,瞎子瘸子败家子,瞎子能摸玉,瘸子能识书画,败家子……”

没等孙掌柜说完,巫阳就打断说:“瞎子我已经见识过了,这瘸子果真能鉴出书画的真假吗?”

孙掌柜说,瘸子姓鲁,叫鲁愚,从小喜欢书法,尤其喜欢临摹古人碑帖。他父亲在全国各地做生意,见儿子喜欢,就帮他搜罗了大量古画及碑帖。所以,鲁愚不但练就一手好字,还有一副好眼力。

巫阳听了,冷笑一声,说:“真有这么神奇?我家里收藏了不少书画,要不请他来帮我鉴定鉴定。”

孙掌柜说:“鲁愚从不出门,您要请他鉴定,必须带着书画亲自登门。”原来,鲁愚年幼的时候摔断了腿,走路一瘸一拐,常被人讥笑,后来,索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在家里练习书画。如果有人请他帮忙鉴赏,必须登门求见。

听孙掌柜把鲁愚说得神乎其神,巫阳就整理了几幅自己收藏的书画,和孙掌柜一起来到了鲁愚家里。仆人将二人请到客厅,巫阳见一个人端坐在八仙桌前,神情颇有些孤傲,心想此人可能就是鲁愚。

不出巫阳所料,孙掌柜引见后,鲁愚让二人将书画摆放在他面前。这些书画鱼龙混杂,有真有假,巫阳的目的就是为了测试鲁愚。

鲁愚只看了片刻,就把这些书画的真假一一指出,说得一毫不差,巫阳暗暗赞叹。不过,当鲁愚指着欧阳修的一张绢幅说是赝品时,孙掌柜提出了疑问。孙掌柜说:“欧阳修的楷书神采秀发,膏润无穷,尤为难得的是,秀丽之中暗藏力道。这绢幅上的书法完全符合他的特点,而且,所用的绢也是宋代的杭绢。我看,这绢幅当是真品。”

鲁愚笑笑,说:“孙掌柜说得不错。欧阳修自幼丧父,家庭贫困,他母亲为了教他练字,以木棍为笔,以沙地为纸,因此力道十足。还有这绢,的确是宋朝的老绢无疑。不过,孙掌柜记不记得,我们归州也出过一位名人,他年幼时家境贫困,也曾在沙地上习过书法。”

孙掌柜说:“你说的是吴文梓吴大人?”归州人都知道,二十年前,归州曾出过一位榜眼,名叫吴文梓。吴文梓年幼时家道贫寒,他就学习欧阳修,拿着木棍在长江边的沙地上练习书法,终于在光绪年间中了进士,殿试被钦点为榜眼,后来,官至户部尚书。

正在孙掌柜琢磨的时候,鲁愚又说出了一句让巫阳和孙掌柜大感意外的话,鲁愚对巫阳说:“吴文梓吴大人,您带来自己摹仿欧阳修的这幅赝品,就是专门来试探我的吧?”

孙掌柜这下终于缓过神来,惊讶地对巫阳说:“您就是吴文梓吴大人,吴飞絮的父亲?”

原来,孙掌柜上次说的归州三子,除了贺瞎子和鲁瘸子,另外一个就是败家子吴飞絮。吴飞絮是吴文梓的儿子,宣统上台后,吴文梓见局势动荡,就在老家归州购了十间铺面,让老婆带独子吴飞絮先回到归州经商,他一人留在京城察看形势。没料到,吴飞絮回到归州后,依仗祖母和母亲的溺爱,上妓院、抽大烟、下赌场,将吴家的十间店铺尽数败光,被归州人戏称为“败家子”。等到清王朝气数已尽,吴文梓见留在京城意思不大,变卖财产回到归州,这才知道吴飞絮输光了铺面。他怒不可遏,就将吴飞絮锁在家里,并派专人看管。

此时,吴文梓问鲁愚:“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吴文梓?”

鲁愚说:“您的书法也算有所成就,我曾专门收藏过您的手迹,知道您的字叫‘一阳’。所以,孙掌柜说您是一阳当铺的主人,我就怀疑您是吴尚书。”

吴文梓这时已对鲁愚佩服得五体投地,想想自己败家的儿子,不由得惭愧地说:“归州三子,对前二位都是称颂,唯独那败家子,是对我吴家的嘲弄。我回到归州后无颜面对父老,也不敢用真名开店。”

鲁愚叹道:“我和贺瞎子都是残疾之身,外界诱惑虽多,对我们的影响却并不大,所以我们才能静下来潜心研究,这才有所小成。我听人说贵公子仪表堂堂,家藏万金,如果受人蛊惑,不能自控,很容易堕落。”

吴文梓听了鲁愚的话,仿佛明白了什么道理。

再说吴飞絮,他虽被父亲关在家里,却因为祖母溺爱,还是能经常溜出去鬼混。这天,吴飞絮又跑到妓院鬼混,晚上回家的时候,被两个陌生人拦住,说他欠下赌债不还,活生生地将他两只脚上的脚筋给抽掉了。

没了脚筋,吴飞絮再也不能出门,也就不能嫖不能赌。吴文梓请来孙掌柜,教吴飞絮生意经,希望自己百年以后,吴飞絮能经营好当铺,保住家产。

其实,抽去吴飞絮的脚筋,正是吴文梓请人做的。他从贺瞎子和鲁瘸子那里得到启示,希望吴飞絮能远离世间诱惑,学得一门谋生的本事。现在看着不能行走的吴飞絮,吴文梓虽然有些难受,但总比看着儿子自甘堕落、将家产败光要强得多。

不过,吴文梓还是失算了。在吴文梓去世的第二年,归州人发现,在赌场和妓院,又能看见吴飞絮进出的身影了。他被两个奴仆用特制的木椅抬着,像以前一样挥金如土。

在吴文梓去世的第五年的冬天,人们在一个房檐下,发现一个瘸了双腿的乞丐被冻死。有人认得,那正是败家子吴飞絮……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4年第17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为梦想投票
下一篇:聪明人的愿望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