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撞在一起是缘分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陈志国 2016-11-20 围观:

故事会2014年10期我的故事:撞在一起是缘分

有句俗话:男怕三六九,女怕一四七,是说男女要避忌这几个岁数。我今年六十三,七九六十三,把三、六、九占全了,所以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的。

这天,我骑着自行车去郊区办事,好端端地骑着,猛听后面“嗵”的一声响,我的身体就被甩到了路边!

我当即想起“男怕三六九”一说,再一抬头,看见一辆电动车翻在我身后,一位黑黑瘦瘦的老者躺在地上不住地呻吟。我没多想,挣扎着爬起来,问他伤着骨头没有。

不料,老者只是摇头,并不说话。

这时,一些路人围了上来,他们把我误认为是肇事者,都嚷着要我送老者去医院。

我完全吓蒙了,一个劲地说:“我可以送老人去医院,但不是我撞他,而是他从后面撞的我。”

就在这时,一个漂亮姑娘骑着电动车来了,她一到跟前,就关切地问老者:“爸,您伤哪儿啦?”

老者灰头土脸地连连摇手,说:“没事没事。”

姑娘知道刚才惊险的一幕后,不住地向我道歉,还说:“老爸年纪大了,反应慢了,您多包涵。”我洗清了自己撞人的嫌疑,也就一笑了之,各自打道回府了。

不料,我回到家里,左腿就动不了了,疼得一夜没睡觉。第二天,我到医院一查:左腿关节损伤,需要打石膏住院治疗。病床上我在想:我摔成这样,那位老兄岁数大,恐怕伤得更重!

朋友们来探病,听说我受伤的始末,都批评我,不应该轻易放走肇事者,不为了让他们赔钱,也要防着人家倒打一耙。对他们的批评,我均一笑置之。

后来,我回家休养,闲着无聊,就把被撞的经历写成一篇故事,存在我随身携带的U盘里,方便随时写写改改。

三个月后,我左腿能活动了,就准备去对面的“大众浴池”洗个澡。这里的浴池不大,属于家庭型的。老板娘告诉我:一张澡票六元,搓背三元,一共是九元。我听了,心中直犯嘀咕:怎么又是三六九?

浴室里雾气蒸腾,浴客连我正好三人。一个小伙子已经泡好澡等待搓背,两个浴缸恰好被我和一个年龄大的白胖子占领了。

我躺在浴缸里,把伤腿浸在热水里泡着,非常惬意。先来的小伙子已经开始搓背,我也泡得差不多了,就钻出浴缸,摸到淋浴处冲洗,忽然听到“老弟老弟”的呼唤声,我扭头一看,是浴缸里的胖子在向我招手。

我顶着一头白色泡沫,一瘸一拐地走过去。胖子说:“我右腿有毛病,老弟你受累,帮我挪出浴缸吧。”

这点小事,我乐意帮忙。我简单评估了一下自己的实力,用没有毛病的右腿做支点,双手搀住胖子的胳膊,嘴里喊道:“一二三,起!”

胖子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就在我帮他迈出浴缸的一刹那,意外发生了:他本来已经双脚着地,但脚下一滑,又像鱼儿那样滑溜地摔了个仰面朝天,我听见“咚”的一声,胖子的头又撞在了桑拿门上。

搓背工闻声也奔过来,急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我俩用尽力气将胖子扶了起来,谢天谢地,胖子还有气,他顺势坐在浴缸沿上,连说今年自己六十九了,净碰上好人。

这提醒我了,我现在也处于“三六九”的特殊时期,可不能再像之前一样,摔胳膊断腿的。

我也没心情搓背了,逃也似的奔向更衣室,把胖子与搓背工抛在了浴池里。

先来的小伙子已经穿好了衣服,他数落我说:“大叔,你胆子也忒大了,这种事谁敢上前!那老先生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就是他不赖你,他孩子们闹起来也够你受的了!”

这几句话更使我心惊肉跳,我慌乱地穿好衣服,夺门而出。

我到了门口,被老板娘拦住,她劈头就问:“刚才桑拿门是谁撞坏的?好几百元呐。”我一个劲地摇手:“不是我,不是我。”边说边往外冲。

我走出大门,就听见浴池里传来叫喊声,胖老头肯定出事了!我赶紧加快脚步,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像受伤又受惊的兔子,逃到家里,一头躺倒在长沙发上喘气,浑身像散了架。我想着浴池里的叫喊声,说不定现在那里已经闹得天翻地覆了!天哪,要命的“男怕三六九”,千万别再惹出什么事来了!

真是怕啥来啥。第二天,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个有点耳熟的男声问说:“喂,是陈先生吗?您昨天在浴池丢了一件东西,我想当面还给您。”

我一听说浴池,脑袋就“嗡”的一声响,心说:肯定出大事了!我纳闷,对方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我也不敢多问,只是挂了电话。不料,一会儿手机又响了,我不接,对方就继续打,迫于无奈,我只得关了手机。

我采取“鸵鸟政策”,手机关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平安无事。但经常关机也不是办法,我犹豫了几天,又开了机。谁知不一会儿,就有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进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硬着头皮接了这个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姑娘的声音,她开口就是一声甜甜的“陈老师”,她说,自己是一个业余作者,久闻陈老师大名,真诚希望与老师见个面,聆听老师的指导教诲。

人就是爱被捧着,一时间,我竟忘了自己的处境,当即一口答应见面,还把家庭地址告诉了她。

不一会儿,年轻姑娘和一个小伙子相伴而来,我连忙热情招待。姑娘清丽脱俗,小伙子憨厚老实。我觉得这两张面孔有点眼熟,只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小伙子自我介绍说是在大众浴池搓背的,并问我几天前是不是在大众浴池洗过澡。

我当即惊出一身冷汗,哎呀,这显然不是来请教文学问题的,我骨头轻,钻了人家的套。我结结巴巴地说:“这个、这个……今天是几号了?瞧这鬼天气,把我给弄糊涂了!”

姑娘“扑哧”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她说:“陈老师,今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您为何如此紧张?”

小伙子掏出三元钱,说那天我没有搓背,应该还我三元搓背钱。接着又拿出一个U盘递给我,说他老爸在浴池摔了一跤,幸亏被我扶了起来。后来,他把U盘当成打火机捡回去了,回家插在电脑上一看,就什么都清楚了。

哎呀,原来那天摔倒的白胖老兄与搓背小伙子竟是父子俩!我还纳闷,这几天怎么找不到U盘了,要知道里面除了有那篇故事,还有我的通讯地址、联系电话、个人简介等等重要信息呢。原来是给他们捡去了。

看得出,姑娘是绵里藏针,她笑吟吟地又开始新一轮的进攻:“几个月前,陈老师在郊区出过车祸吧?”

我完全蒙了,根本不明白这两桩事儿是如何连在一起的!这两个年轻人又是如何联络上,合着伙来找我算账的?唉,我真蠢:U盘上的那篇故事写得多生动、多具体呀!这要命的U盘,正一步一步把我推向无底深渊!我还说得清楚吗?

面对这两个含而不露、暗藏杀机的年轻人,我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但仍结结巴巴地辩解说:“这、这从何说起,从何说起……”

“陈老师,就从您写的故事说起吧。”姑娘说着掏出一个信封,双手递给我,说,“这是当时您住院花去的两千元,家父特意嘱托,务必要交给您。”

我吃了一惊,忙不迭地摆手:“使不得,使不得,故事都是虚构的。”

可是两个年轻人说已经到医院询问了,错不了。

我更是一头雾水了。姑娘和小伙子见状,相视一笑,说他俩是同胞兄妹!到这时,我才想起来,漂亮姑娘原来是那位黑瘦老者的闺女,我们见过面的。这么说:黑瘦老者和白胖子是一个人,这怎么可能呢?

我赶忙问:“老爷子明明是黑黑瘦瘦,浴池的老兄可是白白胖胖,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

两人都笑了,说老爷子在家里不见太阳,好吃好喝地保养了三个月,怎能不发福呢?

突然小伙子沉下脸来,又冒出一句:“老爸三天前已经过世了。”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4年第10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