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白蛇新传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大刀红 2016-08-30 围观:

故事会2014年01期东方夜谈:白蛇新传

白绮丽是个普通的女孩,一直是大家眼中的乖乖女,可十六岁那年,她突然对爸爸说:“我要改名。”爸爸问她为什么要改名。白绮丽说:“我怕现在这个名字让别人误会,会忘记我以前的名字。”

爸爸不明白,问她:“那你准备改个什么名字?”白绮丽不假思索地说:“就取名白素贞吧。”

爸爸听后吃了一惊,心想女儿是不是看《新白娘子传奇》走火入魔了?他拗不过女儿,最终还是托了公安局的朋友,费了一番波折,将白绮丽的名字改为白素贞。

白绮丽的爸爸不知道,白绮丽真的就是白素贞下凡。话说当年白素贞被法海压在雷峰塔下,人们都很同情白素贞,加上许仙不断向三界上访,玉帝感到压力很大。他思忖良久,想了个办法,把白素贞从雷峰塔下放出来,然后叫来许仙、法海,对三人说:“我决定把法海和白素贞的法术收了,将你们三个全部投胎到凡间,你们的恩怨,就到凡间去解决吧。”

三人同意后就来到阴司,过奈何桥去投胎时,遇上了孟婆。孟婆给他们端来孟婆汤,让他们喝下后好忘记前世的孽缘。法海和许仙走在前面,喝下孟婆汤,就忘了以前的事。白素贞走在最后,孟婆同情白素贞的遭遇,就让她喝了白开水。然后,孟婆递给白素贞一小瓶药水,说这叫“回忆灵”,以后找到许仙,如果许仙忘记了前世的情缘,只要滴一滴“回忆灵”,他就能记起。

白绮丽之所以要改名白素贞,是怕许仙找不到她。

转眼,白素贞二十岁了,出落成了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这一年,她考取了省城的综合大学,报的是医药系,因为许仙前世是开药铺的。白素贞一进学校,就被评为校花。有个叫胡云的男生开始“发疯”一样地追求白素贞,可白素贞知道,胡云不是许仙,因为胡云身上没有一点许仙的风骨。

这天,白素贞去食堂用餐,走到半路下雨了,于是她打起一把花油纸伞,像蛇一样曼妙地行走在雨里。突然,一个男生从身后撞得她一个踉跄。白素贞定睛一看,只见那男生用衣服蒙着头,在雨里飞跑。白素贞愣住了,这男生的样子,好像当初的许仙呀!她忙追上前去,把伞举在那个男同学的头上,说:“同学,我们共撑一把伞吧。” 那个男同学感激地点点头。到了食堂,白素贞和那个男同学互相交换信息,这才知道,那同学是她的学弟,名叫祁春豪。

学姐和学弟谈恋爱,有些难为情吧。不过白素贞想:上辈子,自己比许仙大一千多岁,还不是结婚了吗?

两人认识时间不长,这天,白素贞和祁春豪在一家餐厅约会,刚好胡云也来这里吃饭。他见白素贞和祁春豪在一起,醋意大发,非要和祁春豪比酒量,祁春豪也不退让。白素贞见他们较上了劲,灵机一动,拿来两瓶啤酒,又悄悄取出随身携带的孟婆给的“回忆灵”,分别滴在了两个酒瓶里,把酒瓶放在两人面前,然后就离开了。白素贞心想:“他们两人里如有一个是许仙,喝了‘回忆灵’,一定会记起前世今生,会主动来找我的。”

可等了一晚上,不但祁春豪没来,就连胡云也没任何动静。白素贞心想:难道他们都喝醉了不成?

到了第二天,祁春豪倒是来找白素贞了,可什么话也没有说。白素贞这才明白,这祁春豪虽然外表酷似许仙,可压根就不是许仙,于是,白素贞果断地和祁春豪分手。祁春豪一头雾水,就问白素贞为什么。

白素贞当然不能说出实情,她随口说:“我还不是为以后着想。以后参加工作,我们都是医生,辛苦不说,还挣不到什么大钱。现在这社会,没钱就算白活了。”

祁春豪听了白素贞的话,十分难过,就说:“白姐姐,你等着我,我将来一定会成为富豪的。”

过了几天,白素贞听说,祁春豪竟然给学校打报告,申请转到建筑系去了。据说,他的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富有的建筑商。同时,胡云也放弃了医学专业,改学法律了。

白素贞不知道胡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知道祁春豪是怎么想的。不过,摆脱和许仙不相干的男人,就像蛇蜕一层皮一样简单。没了两人的羁绊,白素贞又开始四处寻找许仙。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白素贞已经年过三十,却依旧孤家寡人一个。这些年她遍游全国,可仍然没有找到心爱的许仙。那天,白素贞又从一个地方失望而归,驾车返回的时候,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一时山洪暴发,白素贞被堵在一个小镇上。这场雨越下越大,直到三天后雨才小了一点。听说前方的路抢通了,白素贞又驾车上路。

车行到一座桥附近,只见江水浩浩荡荡,好像要把桥给吞没了。白素贞正准备上桥,却发现桥头停着一列车队,车队中有一辆大奔格外显眼,一群人正簇拥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突然,白素贞觉得这男人很眼熟,这不是祁春豪吗?

白素贞停下车,和祁春豪打招呼。祁春豪见了白素贞,又惊又喜,他对白素贞说:“白姐,大学里你拒绝了我,可我觉得你的话都很有道理。当医生有什么前途?当一辈子医生,还不如我建几条路、造一座桥。”原来,祁春豪大学毕业后,从包工头做起,后来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现在有上亿身家了。

白素贞说:“那你今天在这里做什么?”祁春豪皱了下眉头,说:“这座桥刚刚建好,我来检查。”

接着,祁春豪又告诉白素贞,自己一直未婚,还惦记着她。白素贞心里一阵感动,她总觉得和祁春豪有不解之缘,她想再试一次。于是,她把一滴“回忆灵”滴在一罐饮料中,打开后递给祁春豪,然后给祁春豪留了手机号码,开车离开。如果祁春豪真的是许仙,喝下饮料后,一定会给她回个电话的。

白素贞缓缓地开车,从后视镜里看见,祁春豪喝下了饮料。直到过了桥,来到对岸,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正是祁春豪打来的。祁春豪的声音很激动:“白姐,我是许仙呀,我全都想起来了。”

白素贞忙调过车头,正准备上桥,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桥塌了,从中间断成两截。白素贞站在桥这边,祁春豪站在桥那边,两个人默默地望着。这不就是断桥相遇吗?

白素贞正在想怎么才能过桥,就见桥那头来了几个穿制服的人,将祁春豪强行带走了。

过了一段时日,祁春豪从看守所里托律师告诉白素贞,他建的桥确实存在质量问题。他央求白素贞:“我案子的主审法官是胡云,你去向他求求情,看能不能减刑。”

白素贞找到胡云,向胡云求情。胡云说:“他犯的是大案子,除了那座桥,还有其他事,我不能徇私枉法。”白素贞忙把她和祁春豪的前世今生说了一遍,求胡云手下留情。胡云叹了口气,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前世是白蛇,可你知道吗,我的前生就是法海呀!”

胡云说,那次,他和祁春豪赌酒。白素贞走后,胡云知道自己没戏了,就赌气一下子喝了白素贞留下的那两瓶酒。在“回忆灵”的作用下,他知道了自己的前生是法海,而祁春豪没有喝,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前生的事情。胡云不知道自己前生拆散白素贞和许仙,是对还是错,所以就申请转系,攻读法律……

最终,胡云依照法律,判了祁春豪终身监禁,在雷峰塔监狱服刑。

白素贞得知这个消息,叹了一口气。今生的事情,不能全怪法海,要怪就怪当年阴差阳错。白素贞心想:“如今,许仙在雷峰塔监狱里面,我在外面,但愿他在里面好好改造,有生之年,还有在一起的机会。”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4年第1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storychina.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