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赤兔马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雁翎 2016-08-30 围观:

故事会2014年01期东方夜谈:赤兔马

名马难求

明朝末年,满洲铁骑挺进中原,大明王朝陷入风雨飘摇之中。这天傍晚,雁门关守将邱奇从城外练兵回来,看到一群家丁模样的人在追杀一个孤身女子。邱奇让手下将士把家丁赶跑,将女子救了下来。

回到府衙,邱奇仔细看那女子,发现她十五六岁,柳眉星目,体态轻盈,颇有几分灵气。女子谢过邱奇的救命之恩,告诉他自己叫玉烟,母亲早已去世,与父亲相依为命。几日前因事得罪了仇家,被人一路追杀,途中父亲已被害,临死前嘱咐她,与其死在歹人手中,不如投身沙场,杀敌御国,于是她就奔雁门关而来。

邱奇听完,既同情玉烟的身世,又为她的义举而感动,沉默了一会儿,对玉烟道:“你已失去父母,而我一生戎马倥偬,未曾成家,如今年过半百,膝下空虚,想收你为义女,不知意下如何?”玉烟听完,忙高兴地跪拜在地,口称“义父”。邱奇很欣慰,对玉烟道:“孩子,从此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跟在为父身边,再也没有人敢来欺侮你了。至于杀敌的事,你一个女孩子家不便上战场,待在家中做些女红就是。”玉烟听完,忙又谢恩。

从此,玉烟就在府中住下来。随着满洲大军日渐逼进,玉烟见义父脸上时时展现出愁容,知他必是为战事所忧,于是劝道:“义父不必担心,我看咱们的将士个个都勇猛无比,将来一定能大败敌寇。”邱奇叹了口气,道:“女儿有所不知,为父担心的不是敌军的人,而是马匹。满洲将帅的坐骑高大威猛,嘶声如雷,两军对垒时,我的战马心存畏惧,行动迟缓,不战已屈居下风。唉,我一生都在寻找良驹,可惜一直没有机缘。”

玉烟听到这里,眼光闪动了一下,问邱奇:“不知义父认为,天下哪种马最好?”邱奇道:“古人常云‘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传说赤兔马浑身上下火焰一般赤红,无半根杂毛,嘶喊咆哮,震耳欲聋。后来此马到了关羽手中,关公曾单骑千里,夺城数座。可惜自赤兔马死后,天下再无马能与之媲美。”

玉烟听到这里,突然站起来对邱奇道:“义父,你把我杀了吧!杀了我,你就会得到一匹赤兔马。”邱奇大惊,忙问玉烟何出此言,玉烟就把自己的来历仔细地告诉了义父。

有个叫康乐的地方,那里水肥草美,自古就是出产名马的地方,传闻中的赤兔马就产自此地。玉烟的祖籍就在康乐,世代以养马为生,后来狼烟四起,父女俩就离开家乡,投靠了京城的姑母。姑母家很富有,姑父早已去世,膝下有个独子叫张奕书,比玉烟大了一岁,平生爱马如命,家中养了许多名贵马匹,可他仍感到不满意,梦寐以求的就是传说中的赤兔马。

姑母见玉烟孝顺懂事,就想亲上加亲,于是中秋之夜在花园的水亭中摆下酒席,为二人定了婚。夜深人静,长辈与奴婢们都已散去,张奕书与玉烟却仍留在亭中畅饮,不知不觉两人都醉了。张奕书端着酒杯摇摇晃晃地走到亭边,低头看水中的明月。忽然他愣了一下,似乎酒也醒了,回身摇醒靠在栏杆上沉睡的玉烟,神情古怪地盯了她好一会儿,突然问道:“你们家乡有个传闻,东汉末年那匹赤兔马死后,魂魄又回到故乡,附在一个牧民的身上,世代相传。听说人的元神走失时,马就会现出原形来,是不是这样?”

玉烟不知张奕书何故说起此事,就点了点头。张奕书问:“如果人的元神不失,那赤兔马就永远附在人身上了吗?”玉烟道:“听说只有此人生命消失,又无后代可传,赤兔马才能重见天日。”

张奕书听到这里,突然冲玉烟大叫道:“你就是一匹赤兔马!刚才你醉倒时,我在池中看到了一匹红马的倒影,现在我就要杀了你。”说完就抓起桌上的杯盏掷了过来。

玉烟大惊失色,躲避过后,急忙跑到前院叫醒父亲,说清实情。父亲料到张奕书不会罢休,父女俩匆忙逃了出来。张奕书带人要去追赶,被姑母抱住,张奕书竟一脚将她踢开,姑母的头碰在石阶上,当场身亡。父亲为了掩护玉烟,故意引开张奕书,张奕书发现后也将他杀死……

洞房惊变

玉烟说到这里已是泪流满面,她对邱奇道:“姑母与父亲皆因我而死,玉烟活着也没意思。义父对女儿恩重如山,女儿甘愿一死变为神马,陪伴您上阵杀敌。”

邱奇听到这里,回过神来,替玉烟擦干了眼泪,摇头道:“孩子,你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会是赤兔马呢?一定是你那表哥日思夜想,再加上喝醉了酒,才会看花了眼。你切不可再生此念了!”玉烟见义父言辞恳切,只得作罢。

一晃又过了一月有余,这天玉烟上街去买东西,回来时经过一家茶楼,突然感到里面有两道寒光直射过来。玉烟感到心神不宁,不敢在外面多停留,急匆匆地回了府。

第二天,玉烟正在闺房刺绣,忽见义父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原来今天有位姓朱的富家公子上门来提亲。邱奇见那朱公子仪表堂堂,心想战事迫在眉睫,如果女儿能找户人家,有个依靠,自己也好安心,于是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玉烟低头想了想,对邱奇道:“女儿愿意嫁给此人,不过有个条件,要他拿出一千两银子来充作军饷。” 原来,玉烟平时听义父说起军营物资紧张,就想借机帮帮义父。

那富家公子果然爽快,马上备了聘礼送来,不久就抬了花轿来迎亲了。玉烟穿上大红吉服,坐着花轿来到朱宅,拜完堂后被送到洞房。一直等到深夜,道喜的客人陆续散去,新郎终于来到洞房,向着床边走来。玉烟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动起来,盖头被揭开了,玉烟抬头一看,不由失声惊叫:“怎么是你?”原来眼前之人正是表哥张奕书!

张奕书笑道:“表妹这话问得奇怪。长辈早已为我们定了亲,你的新郎不是我,难道还会是别人吗?”

玉烟这才明白这场婚事是张奕书设的局,那天自己的直觉是对的,张奕书在茶楼中发现了自己,就跟踪到了府衙,然后改名换姓上门提亲。玉烟知道张奕书娶自己是假,想要杀自己才是真,她愤愤道:“就算我死后真的变成赤兔马,也要上阵杀敌,绝不会落到你这纨绔之徒手中,被圈养玩弄。”说完夺门而出。张奕书从怀中掏出匕首,大叫道:“这回看你哪里逃!”说完就追了出来。

玉烟跑到屋后的树林,张奕书追上来,挡在她面前道:“表妹,你真是固执,反正都是变成马,上战场有什么好?风餐露宿,流血流汗,随时可能丢了性命。你若跟了我,表哥一定不会让你受半点劳累的。”说着冲上来,将匕首深深地插进了玉烟的胸口。玉烟倒在地上,临死前,她拼力抓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掷到了张奕书的头上。张奕书晃了一晃,晕了过去。

赤兔现身

一阵冷风吹过,张奕书醒了过来,他看着旁边玉烟已变凉的尸体,心中充满了疑惑:怎么表妹死了,却没有变成赤兔马呢?难道那些传闻都是假的?可当日自己在花园的水池中,分明看到一匹红马的倒影。正在疑惑时,突然看到远处有一群人举着火把朝这边跑来,张奕书以为别人发现自己杀了人,忙纵身爬上旁边的树,躲藏了起来。

这时,那群人已跑到近前,有人大声问道:“马在哪儿啊?怎么没看到?”一个男的道:“我刚才路过这里,分明看到这具女尸旁,卧着一匹全身像炭火似的红马,我怕一个人制服不了,才叫你们来,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了呢?”又找了一会儿,那人说:“算了,咱们先别找马了,这里出了命案,等天亮后咱们去报官吧。”说着这群人又走了。

张奕书在树上看着这一幕,早已呆住了。突然,他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才是真正的赤兔马!刚才正是他晕倒后显出原形才被人看到,当日在水中看到的也是他自己醉晕后的倒影。原来关于马的传闻是真的,他与表妹本是一脉相承,身上也流着一半牧人的血,所以才被赤兔马附了体。

张奕书下了树,来到玉烟的尸体旁,想到因为一己私欲害死了三个至亲之人,他心中无限悲凉,冲着尸体磕头道:“表妹,我对不起你,求你在天之灵原谅我。”说完抱着她向府衙走去。

话说此时,邱奇刚穿衣服起床,忽见下人哭着来报:“将军,小姐姑爷回来了!”邱奇不悦地道:“新人回门是喜事,何故这副模样?”他走出屋子一看,发现张奕书抱着死去的玉烟站在院中。邱奇惊怒道:“是谁杀死了我女儿?”

张奕书道:“是我杀死了表妹。”

邱奇一怔,明白过来了,悲愤道:“原来你就是张奕书!来人啊,将这歹徒给我拿下!”

张奕书平静地道:“岳父大人息怒,孩儿自知罪孽深重,今后愿载着您驰骋疆场,扬威杀敌。”说完放下玉烟,朝着一旁的石柱撞去,霎时间只见他血流如注,血滴飞溅,身子缓缓倒下,渐渐化为一匹红如火焰的雄健大马。那马昂起头来,发出了声震云天的长啸。

不久后,在战场上,有一位大将骑着一匹火红的烈马冲锋陷阵,如入无人之境,一举击溃了敌军。见过的人都说,那马真像是传说中关公骑过的赤兔马……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4年第1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神探夏洛克 等
下一篇:白蛇新传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