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偷棺之谜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白琅 2016-08-27 围观:

故事会2016年11期新传说:偷棺之谜

杀身之祸

杨大伯和老伴住在前山的山脚下,家里养了一头牛和一条狗。牛叫大黄,狗叫大黑。没事时,杨大伯常领着大黑去溜山。大黑捕猎特别厉害,小到兔子大到野猪,只要让它给碰上,十有八九无法逃脱。

最近几天,下起了罕见的暴雨,前山发生了泥石流。总算等到雨过天晴,杨大伯就领着大黑去溜山了。走到山脚,杨大伯突然发现,冲下来的泥石中,露出一根粗大的木头,两米多长,两抱子粗。杨大伯早想买几根木头,给自己打口棺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把这根木头弄回去,打口棺材绰绰有余呢。杨大伯把亲戚们喊上山,让他们把木头抬到大乌龟村,找潘木匠,让他打口棺材。

三天后,杨大伯从潘木匠家把棺材抬回了家,放在苞米仓底下。

这晚,又开始下暴雨,杨大伯心疼大黑淋雨,就把它叫进屋,让它在屋里过夜。后半夜,杨大妈被大黑给叫唤醒了,大黑不但不停地叫唤,还不停地拍打着房门。杨大妈感到奇怪,赶紧叫醒杨大伯:“我说老头子,大黑总这么嗷嗷叫唤,是不是咱家进贼啦?”杨大伯扑哧一笑:“你睡迷糊了?咱家除了大黄牛值钱,也就是刚打的这口棺材了。可你听过有人偷棺材的吗?”杨大妈瞪着大眼:“就是傻子也没有偷棺材的。是不是偷咱家大黄?”杨大伯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你还别说,这些天总有人家丢牛。”

杨大伯赶紧穿衣下地,推开房门,大黑像离弦之箭,“嗖嗖嗖”蹿了出去。几个黑影从苞米仓底下“噼里啪啦”跑出来,麻利地爬上墙,“扑通扑通”跳了下去。一个瘦贼没等爬上墙,就被大黑咬住了裤腿。墙外有手伸过来,拽着瘦贼往墙上爬。杨大伯也跑过来,死死拽住瘦贼的腿。墙外石头纷纷抛过来,性格倔强的杨大伯就是不松手,结果,一块大石头不偏不倚砸中了杨大伯的脑袋,杨大伯一头栽倒在地。瘦贼趁机逃跑……

杨大妈见杨大伯一直没回来,赶紧慌里慌张跑到苞米仓跟前。只见杨大伯躺在墙根下,一动不动。杨大妈把手放在杨大伯的口鼻上,杨大伯已经停止了呼吸。

杨大妈强忍悲痛,立马给派出所的于所长打电话。于所长和警员小毛很快就赶到了。大黄还拴在苞米仓底下,没被偷走,可棺材却被抬到了外面。

于所长怔怔地看着小毛:“怎么会有人偷棺材?”小毛说:“是不是贼家里有老人刚去世,可又特别穷,买不起棺材,打听到杨大伯家有口刚打好的棺材,就跑来偷?”于所长点点头:“有可能,但还有一种可能:这木料很特别,犯罪嫌疑人不是偷棺材,而是偷木料!”说完,于所长赶紧给局长打电话,让局长请林业局专家来。

天亮后,于所长、小毛冒着大雨,开始勘察现场。现场已经被雨破坏,勘察不到蛛丝马迹。林业局专家赶到,把棺材上的黑色油漆剥掉,发现这棺材就是柏木做的,不是珍贵木料。排除了偷木料的可能,那现在只有一种可能:犯罪嫌疑人因为家境贫寒,买不起棺材,就来偷杨大伯的棺材。

这几天,于所长、小毛挨家挨户地排查犯罪嫌疑人。奔走了七个村子,案情没有丝毫进展。偏偏在这时,杨大妈打来电话,说大黑遭了毒手,浑身冒血,奄奄一息,求于所长把大黑送到兽医站救治。于所长一口答应下来。小毛又好气又好笑:“所长大人,你搞没搞错?现在火上房子,你不去排查犯人,反而去救一条狗?”于所长白了小毛一眼:“大黑的命难道就不是命?”原形毕露

来到杨大妈家,于所长和小毛看到大黑伤得不轻。小毛气愤地说道:“下手太狠了!”于所长若有所思地说道:“他们为什么要置大黑于死地?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没达到?”顾不上多想,于所长把大黑带到了兽医站。所幸是皮外伤,没多久,大黑又和以前一样活蹦乱跳的了。

过了几天,于所长又接到杨大妈打来的电话:有一个瘦子,带了一伙人,手提镢头、铁锹,站在她家大门口,说大黑把人给咬伤了,非要打死大黑。

于所长、小毛火速赶到杨大妈家,果然有个瘦子带着一伙人围在大门口。大黑站在门里,冲这伙人疯狂地叫着,一点也不怕。于所长问:“这狗咬谁了?”瘦子把裤腿拽上来,他的腿肚子上缠着纱布。

于所长皱起眉头,看着瘦子:“你在哪里被狗咬的?”瘦子说:“在……在家门口!”

于所长沉着地问:“你家住哪儿?叫什么名字?”瘦子恼怒起来:“问这些有什么用,我不用赔偿医疗费,只要把这狗打死就行!”于所长眯缝起眼睛:“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话?”瘦子一愣,随即把手一扬,对周围看热闹的人说道:“这狗曾被人给打伤,是他于所长动用警车把它送到兽医站救治的。咱们马上回去,把民警公车私用的事捅到网上,让网民们评评!”于所长愣住了,想了想,改口道:“这样,明天早晨,你们再到这里来,我保证给你们一个说法,条件只有一个:不准把这事捅到网上去!”

瘦子一伙离开了。于所长问杨大妈:“听你说,大黑现在除了回来吃食,白天黑夜不着家,你晚上不关大门?”杨大妈说:“怎么不关?它一回来,我就把大门给关上了!”于所长摇摇头:“你家院墙这么高,大黑怎么可能出得去?”杨大妈说道:“不瞒你说,自从杨大伯走了,家里就发生了蹊跷事:每天晚上,我都把大黄拴在苞米仓底下,可早晨起来一看,这大黄已经在院子里溜达,缰绳保证被咬断了,大黑也没影了。”于所长问杨大妈:“杨大伯葬在什么地方?”杨大妈说:“葬在前山砬子口。”

于所长兴奋地说道:“如果我没判断错,大黑肯定是不分白天黑夜,一直守护在杨大伯的坟墓跟前,只有饿了才回来吃点东西。刚才来的这伙人,就是盗棺的贼。他们贼心不改,丧心病狂去墓地盗杨大伯的棺材。大黑为了保护杨大伯的棺材,跟盗贼们展开了殊死搏斗,才会身负重伤!”小毛不赞同:“这我就想不明白了,他们因为盗棺被大黑咬了,大黑也让他们打得半死,还敢这样明目张胆?”于所长微微一笑:“下棋要是只能看出一步棋,你想战胜对手可能吗?这伙盗棺人铁了心要把棺材盗走。无奈大黑豁出命来保护,他们实在没辙,于是铤而走险,想让我们杀了大黑,这样他们就可以得手了!”杨大妈急了:“你刚才为什么不抓他们?”于所长摇摇头:“没证据,不能随便抓人!”于所长缓了一口气,“小毛,你马上去镇上医院还有小诊所,调查清楚,看看这个被大黑咬的人到底叫什么名字、住在哪。我留在这里,一会儿让杨大妈把大黄拴上,看看大黑到底怎么出去的。”

小毛离开后,杨大妈便把大黄拴在了槽子上。天黑后,大黑走到槽子跟前,一下跳上槽子,开始啃咬缰绳,不一会儿,缰绳被咬断了。大黑用前爪拍打着大黄的腿,大黄径直走到院墙边,大黑又一下跳到大黄身上,然后从大黄身上跳到院墙上,再从院墙上跳了出去。于所长、杨大妈被惊呆了。

于所长、杨大妈紧跟在大黑身后,径直来到前山砬子口。大黑趴在杨大伯的坟墓上,坟墓已被挖开,棺材已经裸露出来。小毛从镇上赶了过来,他在镇医院已经查到,有个人的确前不久打了狂犬疫苗,但用的是假名。杨大妈急了:“用的是假名,那怎么能抓到他们?”于所长蛮有把握地说道:“我不是让他们明天来你们家听候处理结果嘛。杨大妈,请你马上把大黑弄下山。”杨大妈一惊:“你想干什么呀?”于所长笑而不答,杨大妈严肃地警告于所长:“我把丑话说在前面,你要胆敢把大黑给弄死了,别说我跟你拼命!”

第二天早晨,瘦子一伙气势汹汹地来到了杨大妈家,于所长准时赶来。小毛提着大黑从警车上下来,将大黑丢在了地上。大黑倒在地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于所长冲着他们说道:“我们已经对大黑实施了安乐死,这回你们该满意了吧?”杨大妈疯一般奔过来,抚摸着大黑,号啕大哭起来。

等瘦子他们满意地离开,于所长才告诉杨大妈,他其实在诈瘦子那伙人,他们并没有给大黑实施安乐死,只是给它注射了麻醉针。杨大妈破涕为笑。贪财丢命

当晚,于所长、小毛等几个民警,杨大妈带着大黑,都隐藏在杨大伯的坟墓周围。下半夜一点多钟,几个黑影悄悄来到杨大伯的坟墓跟前,他们烧了几张纸后,便开始挖杨大伯的墓。杨大妈用力拍了一下大黑:“冲!”大黑嗖的一下向几个盗棺贼冲去,盗棺贼吓得“妈呀妈呀”直叫,丢掉手里的家伙,四处逃窜。于所长他们冲出来,三下五除二,干脆利落地将几个盗棺贼抓获。原来,是瘦贼手下的一伙人。

于所长进行了突审,突审的结果让他和小毛大吃一惊:据瘦贼的手下交代,他们来自大乌龟村。潘木匠有一次喝完酒,把发现木头的事吹嘘给瘦子听,说杨大伯捡到的这根木头,是贵如黄金的麻柳木,至少能卖上百万元。杨大伯出事那晚,瘦贼他们无意中用石头砸死了杨大伯……杨大伯落葬后,他们又去山上挖棺材,岂料大黑誓死保护杨大伯的棺材,瘦子还被大黑咬了,气得他对着大黑一顿砍。被逼无奈,瘦贼出了个险着,硬着头皮来到杨大妈家,逼杨大妈弄死大黑。

现在,瘦贼的手下已经抓获了,但为首的那个瘦子依然不见踪影。

就在这时,于所长的手机响了起来,于所长接完电话后,马上冲小毛说道:“大乌龟村发生了凶杀案,潘木匠遇害了!”

于所长火速赶到潘木匠家。经尸检,潘木匠是大动脉被刺破,因为流血过多导致死亡。

潘妻坐在潘木匠尸体旁,一边呜呜哭着,一边责怪道:“你要不做这伤天害理之事,怎会招来杀身之祸?”于所长俯下身,问道:“怎么回事?”潘妻哭着说道:“都到这节骨眼了,我也就豁出这张老脸跟你们说了:柳条沟村的老杨头,送来一根木头做棺材,这根木头被我老头子给认了出来,是比黄金还贵的麻柳木。我老头子财迷心窍,做了这丧良心的事:用柏木把麻柳木给替换了。他把麻柳木藏在厦子里,怕被人偷走,就天天晚上睡在厦子里。他不放心,还在厦子的门上安了摄像头,谁知还是出了事!”

很快,于所长从监控录像中调取到犯罪嫌疑人的外貌,潘妻一眼就把这犯罪嫌疑人给认了出来,正是那个瘦子。

瘦贼落网,麻柳木也找到了。瘦贼说:他和潘木匠是朋友,发现最近潘木匠不对劲,神神秘秘的,总睡在厦子里,好像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瘦子推想,没准潘木匠将麻柳木偷梁换柱了。于是他安排,让自己的手下继续去山上挖棺材,自己则在半夜偷偷钻进潘木匠的厦子,看他是否私藏了木料。瘦子推断得没错,麻柳木果然就藏在厦子里!瘦子一不做二不休,准备把潘木匠的嘴给堵上,再把他绑住,抢走麻柳木。料他潘木匠也没胆量报案,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谁知瘦子刚准备动手,潘木匠拿出小刀,对着瘦子的屁股就是一刀,瘦子忍着剧痛,夺下刀来,照潘木匠的大腿还了他一刀。接着,他把潘木匠的嘴给堵上了,又把他绑了起来,叫来几个人,把麻柳木给抬走了。

捡木做棺捡来杀身之祸,偷梁换柱换丢性命;忠犬守墓引出恶贼,警察顺藤摸瓜智擒凶犯的故事,很快就在人群中传播开来……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6年第11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玉华瓶
下一篇:约会惹的祸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