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水战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河西走狼 2016-08-07 围观:

故事会2016年04期中篇故事:水战

1.抢 水

民国年间,凉州北乡有个杨家庄,庄子上的大户杨二爷是光绪举人,在外县当过多年知县,宣统爷下台后,才回到杨家庄。他在北乡声望很高,民国初年,曾有不少乡绅举荐二爷任凉州知事,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二爷虽然拥有好几百亩的上等地,却也有烦心事。啥事?

原来,凉州地处河西,干旱少雨,种地全靠从祁连山上引下来的雪水,流经十里八乡,引到北乡就已经很少了,因此,杨家庄与北边的瑞安堡为了水每年都闹矛盾。大前年,驻防凉州的骑兵团马团长强行干预,规定瑞安堡先浇完一半地后,才让给杨家庄浇。对此,二爷十分无奈。

开春这天,杨二爷正坐在堂屋门前,一边晒日头一边想法子,忽然,庄子上的一个人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叫道:“二爷,不好了,志强被瑞安堡的人抓起来送到县里去了!”

二爷愣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问:“为啥抓他啊?”

这人回答说:“志强早五更偷偷在渠坝上取了个小口子,想给他那两亩地浇春水,谁知水引到地里没多久,就被瑞安堡的巡水队发现了,立刻把口子堵上了。志强不答应,抄起铁锨把一个人的头打破了,瑞安堡的人仗着人多,把他捆起来后送到了县府,说要严办。”

杨志强是二爷的远房堂侄,长得很敦实,他浇的那几亩地,是从二爷手里租来的。

从祁连山上引水本就十分困难,去年冬天雪又下得少,所以杨家庄与瑞安堡的冲突眼见着愈发激烈。

二爷一听志强惹了事,连连摇头:“这个愣头青啊,自己理亏还打人,真是个瓜娃!”说完,叫人赶紧备马车,去凉州城里救人。

二爷上马车时,庄子上不少人闻讯赶来,对他说:“二爷,您这回说啥也得给李县长说道说道,当初修渠坝时,谁见过瑞安堡的半个人影子?吃水还不忘打井人呢。去年雪下得少,水就更少,应该我们先浇,浇完了再让他们浇。”

二爷安慰说:“大家的心思我全明白,我也一直在想这事哩,见到李县长后我自有主张。”

天擦黑时,二爷就把杨志强保了出来,回到了杨家庄。庄子上的男人都拥进了二爷的庄院里,想知道他和县长说得咋样了。管家出来对大家说,二爷累了,大家明天吃罢早饭再来。众人听后,这才慢慢地散了。

堂屋里,二爷板着个脸子还在训斥杨志强:“你说你多大的人了,干啥事咋不长脑子啊!还让王麻子多了一个捏嘴的把柄,说我不按规矩办事!”

志强年轻气盛,自然不服气:“二叔,我是咽不下这口气。您说说,凭啥要让他王麻子先浇渠坝里的水?”

二爷瞪了他一眼:“那也不能蛮干啊,万一被他们打伤了呢?记住,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先回家去吧,记着明天上午过来,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杨志强问是啥重要的事。二爷摆了摆手,只说了一句话:“明天来不就知道了。”

第二天上午,大家都来到了二爷的庄院。二爷坐在堂屋门口的圈椅上,环视了一周,说:“昨天后晌,我与李县长说起水的事儿,说大家都对瑞安堡有意见,能不能先让我们浇完后,再让他们浇。李县长哼哼哈哈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啥道道来。我知道,给他说也是白说。”听到这里,大家议论起来,那咋办啊,要是今年浇不上春水就难保墒情,种子咋发芽啊。

二爷点了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今天召集大家来,就是想商量一下,咋办?大家都想一想,咋把这事给解决了。”

这时,杨志强忽然冒出了一句:“二叔,依我看啊,还商量啥啊,干脆就去把渠坝大闸抢过来,先浇了我们的地再说!”大家一听,都纷纷附和说,早就应该这么干了。

二爷没有表态,而是问:“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人群里没人吭声。

二爷打了一个呵欠说:“我进去抽一锅烟,大家再想想,一定要想周全了!”说完就进了堂屋。

杨志强知道二爷其实已经默许了自己的主意,原因很简单,庄子上大部分人家都是他的佃户,不向着佃户向着谁啊。于是杨志强站起来说:“管不了那么多了!大家赶紧回家收拾一下,今晚就开始行动!”

吃过晚饭后,杨家庄的男人都带着铁锨和洋镐聚集到了庄子西头。杨志强先作了分工,他带一拨人去抢渠坝闸门,然后守在那里;另一拨人分成两队,巡水的巡水,浇地的浇地,能浇多少算多少。分配好后,杨志强就带着一帮子人直奔渠坝大闸。

守闸的是瑞安堡王麻子的人。这七八个人忽见一帮子黑影远远走来,都提高了警惕,带班的大声问:“谁?”杨志强答道:“我们是来换班的——”等走近后,他一声令下,众人冷不丁冲上去,抢下了守闸人手中的家伙,把他们捆了起来,然后立刻关闸,渠坝上游的人迅速挖开了水口子。

杨志强来到地头,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心里感到无比痛快。但他知道,下游的水一少,瑞安堡的巡水队很快就会赶过来,所以他立刻调集了部分巡水的人过来,守在闸门那里,以防万一。

月亮升起来时,果然有几十个人影子直奔闸门而来。杨志强带人提前把他们拦在了半路上,双方个个手攥铁锨,虎视眈眈。瑞安堡领头的是个瘦子,他质问:“你们为啥要抢水?”

杨志强一点都不示弱:“凭啥我们就不能抢水?”

瘦子冷笑着说:“马团长在的时候,你咋不这样说啊!”

杨志强一听,他居然搬出了马团长,冷笑一声说:“那你现在让马团长来啊,要想开闸,等我们浇完了再说!如果想硬来,那就真刀真枪地干一场,谁怕谁啊?!”

马团长去年已经调防到青海格尔木了,所以杨志强根本就不怕他们。

瘦子见杨志强人多势众,僵持了一会儿,只好悻悻地走了。临走前,他指着杨志强撂下了一句:“走着瞧!”

2.械 斗

瑞安堡原来是一块无人问津的荒滩,被外乡人王麻子看中后,靠着马团长这棵大树,雇人开了出来,全部种上了大烟,两年后王麻子就发了,在滩上盖房子,并取名瑞安堡。堡子里车马店、铺子、酒馆、暗门子应有尽有,每年一到秋天,王麻子从临县雇来几百号人割烟膏,收大烟的和各种买卖人来来往往,十分繁华。

那时,杨家庄的不少人很眼红,劝二爷也跟着种大烟,被二爷骂了个狗血淋头:“不知道那东西是祸害人的啊,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想都别想!踏踏实实种庄稼,谁要是偷着种一棵,绝饶不了他!”

天亮时,王麻子让人敲响了堡里的铁钟。听到钟声,租地的佃户们纷纷聚集到了一起,然后带上棍棒,呼啦一下子直奔杨家庄而来。

杨志强早有准备,专门派了两个人守在庄子北边的官道上,听到瑞安堡的人前来抢水,便带着男人们在大路上等候。瘦子远远地看到杨家庄的人比他带的人多,一时拿不定主意,是攻还是退,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杨志强派人去向二爷禀报,二爷思谋了一会儿,叮嘱说:“千万别大意。瑞安堡的人不先动手,你们就得忍着点,要是闹出人命来麻烦就大了。”

僵持了两天,这天傍晚,瑞安堡的人忽然撤走了。派去的人得到消息,说王麻子从临县雇来了几百号人,准备来抢水,人已经在半路上了。杨志强一听大吃一惊,他没想到王麻子会来这么一手,急忙跑来问二爷:“二叔,咋办啊?”

二爷不紧不慢地抽完了一锅烟,把烟锅往脚底上一磕:“怕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叫杨志强赶紧去让婆姨们浇水,然后带领全庄的男人赶到三十里外的殷家疙瘩,把临县的人拦下来。

杨志强迟疑了一下:“二叔,主意是个好主意,可就是大家的……”

“有话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杨志强这才说出了后顾之忧:“二叔,眼下正是春荒,大家的口粮都不多了,吃不饱肚子咋拦啊?”

二爷瞪了他一眼:“我已经叫人给你们烙锅盔了,你只管带人放心去,干粮随后就送到,要是等十天我叫人送十天,粮食全部我来出!”

杨志强十分高兴:“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啦!”说完,就腾腾走出了堂屋。

大家在殷家疙瘩眼巴巴地候了一天,终于看见来了黑压压的一群人,少说也有两百号人。杨志强叫大家做好准备,自己身上藏了一把刀子,迎了上去,问:“谁是领头的?”

从人群中站出来一个络腮胡,问杨志强:“你是谁?想干啥啊?”

杨志强也不隐瞒:“我们是杨家庄的,知道你们是王麻子雇来和我们抢水的。俗话说得好,听人劝,吃饱饭。这事与你们无关,劝你们不要瞎掺和了,回家该干啥干啥去吧。”

络腮胡来回打量了几眼杨志强:“兔子跑进磨道里,充啥大耳朵驴啊!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管得着我们吗,你倒是哪儿凉快哪儿歇着去!”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6年第4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storychina.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附加条件
下一篇:祝你新年快乐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