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杀人的河怪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佚名 2016-02-08 围观:

故事会:杀人的河怪

晚上是中队长朱宇鹏带着警员小林轮值。7点过几分,两人正在值班室看新闻联播,接到报警:鲤鱼湾淹死人了。朱宇鹏立即带着小林,骑着三轮摩托赶到出事地点。

以前,宁河大桥未修建的时候,人们过河,大多要从鲤鱼湾码头坐渡船。上游一公里处的宁河大桥建好后,政府取消了鲤鱼湾的渡船。近来,因受地震影响,宁河大桥成了危桥,要重新翻修,车辆一律绕道从下游十几公里处的宁河二桥通过,人则从鲤鱼湾码头坐渡船。一时间,鲤鱼湾又热闹起来。

鲤鱼湾水位浅,稍大一点的机动船都容易搁浅,县政府责成水利部门。打造了一艘能装60多人的铁皮船。因是短期性的,船上未装马达,只在船头船尾装了四支木桨,用人力划。共6个船工,两人一班,三班倒,24个小时轮流值班。

报警者是值班船工陈二娃。陈二娃说,十几分钟前,一个在县城对岸中心乡中学教书的女教师,坐船到河中间的时候,伸手在河里洗手,突然一个倒栽葱,掉进水里不见了。当时船上有二三十个人,大多是不会水的,众人慌作一团,却谁都不敢下水救人。

船尾的船工李三水性好,他招呼一声,扔下桨,一个猛子扎入水中救人。因河心流速较大,船不能停,船头的陈二娃只得一个人把船往岸边划。船上众人都盯着出事的水面,可水面却一直没有动静。三四分钟后,船到了岸边,但河心仍没动静,李三下水后也没了踪影!

陈二娃慌了神,这才忙打110报了警。

离鲤鱼湾码头两百米的下游,有个大回水沱,叫水獭沱。沱里曾有水獭出没,因而得名,但现在已几乎见不到了。若不是发大水,一般上游冲下来的东西,都会停留在水獭沱里,很少继续流到下游去。

朱宇鹏和小林赶到鲤鱼湾时天色已近黄昏,他们上了一只小木船,由陈二娃划着,从码头到水獭沱,又从水獭沱到码头,来回寻找,没发现任何异物。陈二娃一边划船,一边说:“刚淹死的人,很少有马上浮起来的,一般情况下,快则一天,慢则七日,才能浮得上来。如果被水草缠住或被乱石头挂住衣服,那就不知要多长时间才能浮起来了。今天晚上是找不到尸体了。李三的水性比我还好,以前也下水救过几个人,从没有被抱死过,怎么这次就上不来了昵?真是怪事!”

眼看天渐渐黑了,朱宇鹏把情况报告给了大队长郭涛,郭涛说过了这么长时间,人早淹死了,只有明天上午请水利局一起配合,把尸体打捞上来,让其家人认领了事。

两人刚回到值班室,郭涛却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小朱,你们立即赶到鲤鱼湾!”

朱宇鹏和小林又急忙赶到鲤鱼湾码头,见那里已停了两辆车,刑警大队长郭涛正在和一个人站在河边说话。朱宇鹏认出那人是全县最大的国营企业长顺机械制造公司的总经理李绍堂。

朱宇鹏走到近前,只听到郭涛说:“李总,你别急,人掉下去快两个小时了,就算现在捞起来也抢救不过来的。”

李绍堂气急败坏地吼道:“别急?落水的人如果是你老婆,你急不急?我不管,你们一定要马上想办法,现在就给我捞起来!否则,我就要告你们!”说着就要打电话。

朱宇鹏想,李绍堂真是急得失去理智了。这是落水事件,又不是刑事案件,就算警方一直捞不到尸体,他也没理由告。

郭涛好说歹说,终于使李绍堂放弃了连夜打捞尸体的要求。待李绍堂平静了些,郭涛叫他说说具体情况。

李绍堂说,他老婆王春燕在中心中学当教导主任。快要吃晚饭时,他见王春燕还没回家,就打她的手机,王春燕说正在和几个老师打麻将,要晚上七点多才回来。李绍堂等到晚上八点多,王春燕还没回来。他又打王春燕的手机,却打不通了。他打电话到学校,值班老师说,王主任早就走了。学校到鲤鱼弯码头只有三四里路程,不到二十分钟就可走到,老婆会到哪里去了呢?李绍堂驱车来到码头,一下车就听见人们议论纷纷,说刚才淹死了两个人,一个是中心中学的王老师,一个是船工李三。李绍堂与郭涛比较熟,急得直接拨通了他的手机,这才有了前面的那一幕。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5年第06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一模一样的人
下一篇:薄命红粉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