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危险的病人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佚名 2016-02-22 围观:

友情故事:危险的病人

1.通缉犯

在暴雨来临前,乔俊幸运地在这个偏僻的山区找到了一个加油站,他让工作人员把油加满,自己到旁边的小卖部里买了一瓶矿泉水。

小卖部的门墙上贴着一张崭新的通缉令,被通缉者名叫李胜,27岁,抢劫杀人犯——大约四天前,他杀死了一个留守老人和他只有14岁的孙子,抢走了几千元现金,案发地点离此地大约两百公里。这是一个惯犯,刚出狱半个月,之前因为偷窃坐牢。从照片上看样貌很普通,只是在监狱被剃掉的头发还没来得及长出来,一脑袋簇青着的绒芽。

“监狱是罪犯升级学校。”乔俊叹了口气,对小卖部的老板说,“把一个恶人送进一群恶人中,他们会交换犯罪经验。”乔俊是一名外科医生,他的病人们就常常会交换生病经验,有些甚至会幻觉自己得了别人的病。

小卖部的老板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儿,他对这番言论表达了强烈的不满:“照你这么说,犯了罪的人就不兴人家改错啦?”接着他解释了他愤怒的原因,“我就是坐过牢的!你们不给人活路啊?”

乔俊尴尬地走开了。

乔俊是他所在城市一个民间慈善组织的义工,他常利用周末和假期给附近山区的贫困学校送去募捐来的书籍和衣物,同时做做义诊。

天空的乌云越来越浓厚,乔俊忧心忡忡地上了路,他不敢开得太快,粗糙的盘山公路像弹簧圈一样包裹着山体,道路很窄,至多只能容下两辆大巴车并排——乔俊怕遇上一个不守交通规则的来车,横冲直撞上来,那他们都得粉身碎骨。

突然,他发现前方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个躺着的人体,他吓得又踩刹车又打方向盘,几乎把自己的车让下悬崖去,待车停稳后,乔俊连忙提了急救箱跑到那人面前蹲下。那人昏迷着,从周围的刹车痕迹可以大致判断出此人是遭遇了车祸,但幸运的是肇事车的速度并不快,所以伤势似乎还不算特别严重,基本上都是皮外伤,及时送医应该没有大碍。

“真是浑蛋!”乔俊忍不住大骂,撞了人又把人扔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与谋杀何异?

乔俊将白己的外套脱下来,垫在伤者的脖子下,忽然,他呆住了——这家伙的头发很短,只是羞羞答答地探出皮肤一两毫米——和通缉令上那家伙一样!他的球鞋上沾满了湿泥,说明他在出事前走了不短的一段山路,乔俊从伤者的腰部皮带处掏出了一把长约7公分的匕首,匕首刀刃上还沾着血迹,匕首有鞘,伤者的手上并没有血,腰部也没有伤口,这说明刀上的血迹属于别人。

乔俊越发心惊肉跳,他努力回忆着那张通缉令上的照片——虽然面目无法比对,但身高都差不多是170公分左右……也许这正是肇事者逃逸的原因——那人认出了这个通缉犯!

乔俊紧张起来,到山下卫生院差不多还要两个小时的路程,万一这家伙在途中醒过来怎么办?乔俊一面想象着种种可能性,一面拿出手机拨打110-没有信号,无法接通。

乔俊犹豫着处理着伤者的伤口,心想:不如下山去报警吧?交给警察去处理。他把伤者移到路边,以免他被其他车辆误伤,提着急救箱回到了车上,启动发动机,雨点落了下来,“啪嗒啪嗒”打在车前窗上——如果伤者淋了雨,有些伤口很可能会感染引发败血症,如果有车子打了滑,不小心撞到那个位置呢?如果他不是那个通缉犯……即便他不是那个通缉犯,那把匕首也说明他绝非善类!

乔俊咬了咬牙,朝前开了五十米,雨刷像是一双手不断地擦着车窗上的眼泪。乔俊又咬了咬牙,把车倒了回去,他把那家伙放到车后座,拆开一卷纱布,将后者的双手和双脚捆成了木乃伊状。

五分钟之后,大雨倾盆而至,乔俊只得加倍放慢速度。他不时地通过倒视镜观察着后座—那人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始终维持着原来的姿势。

“轰隆,轰隆。”前方不远处突然传来巨响,塌方了!乔俊刹住了车,心惊肉跳地看着那些将道路堵得严严实实的巨石,没有大型机器的帮助根本不可能恢复。

电话依旧没有信号。不得不走回头路了,也许在天黑前还能找到一个住处——但这也就意味着他必须继续和这危险分子共处。乔俊转过头看着后座上的家伙,他总不能为了猜测出来的结论而遗弃一条生命吧?那将会是他一生的污点。

乔俊拿出第二卷纱布,将后座上的人又绑了一次。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5年第02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集中营里的课堂
下一篇:狐朋狗友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