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故事会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故事会在线阅读,故事会合集。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理发店的夜晚

来源:故事中国 作者:安庆 2016-02-22 围观:

友情故事:理发店的夜晚

牟敏忽然觉得,自己被挟持了。

她无助地看着闯进理发店的这个人:胡子拉碴,头发蓬乱,像刚从什么地方里拱出来。男人打量着理发店,正面的大镜子里映出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意识到是自己时他慌乱地扭开。掩上门,那个人终于说话了,他拽了拽头发,吞吐着,是,是理发店吧?给我,给我理发。声音短促、沙哑、有些疲惫。

牟敏还没有完全地癔症过来,好像还在打盹,还沉在刚才的梦里。她想说太晚了,不干了,刚才都困得睡着了,要是往常早巳经关门回家了。她没敢说,夜深了,整个街道上没一点动静。她无助地看着对方,身子还在抖着,双手交叉抠在膀子上,耷拉下来的头发遮住了一边的眼睛,站起来时,她下意识地去摸剪刀,摸一条毛巾,实际上,心乱得不知所以,乱了方寸。但还是说了那句憋在心口的话,太,太晚了,明,明天吧。

明天?那个人似乎没有听见她说什么,在心里嘀咕,明天,我明天来?我明天来他妈干什么?对方踌躇了一下,然后说,不行,给我理,马上!他把发干发灰的手指又往头上插,头发缝里落下一些东西,很细、凌乱的细粉,细粉里有一种说不清的味道,迅速窜遍理发店的角落。牟敏下意识挪了挪椅子,看见了搁在桌面上的一把刀,刀刃合在刀鞘里,刀脊上闪出一道银光。她想,如果有事,就用这把刀。她紧紧握住那把刀,刀却似一条不听话的鱼从手心里滑落,刀落下的声音里那个人抖动了一下。

给我理发!快点,还要赶路。那个人又在催促,盯着她,眼里闪出一股寒光。

赶路?

对!

去,去哪儿?

往前走!

往前?牟敏想那就是往南了,老塘南街的人出去往远一点的地方都是往南走的,即使去北京、东北也是先往南走,去县城里坐车,再坐车往北,车子再路过村庄的方向。她和丈夫就这样地坐过,眼瞅着自己的村庄被掠过去,那些鸟儿在村庄上飞,狗汪汪叫着跟着火车跑,像是着急火车把自己的亲人拉跑了。她想着火车,铁道线,要是自己的男人在家多好。泪水就是这时候悄然地滑落下来。

快点!

牟敏开始挪动着身子,炉上的水壶冒着热气,白气在房间里缭绕,和灯光缠绕在一起,房间里的光线更加模糊。这时候要来几个人多好。她抬起头,无助地望着窗外,小身子显得更小,窗外只有深秋满天的繁星。

洗头时她还一直听着街上,哪怕有一个人的脚步都会让她的胆壮起来,或者有一条狗过来都行,都会让她有一种依托。头上的味道冲鼻,手握住头发像握住了一把乱草,太干了,一见火就着。牟敏又把洗头膏打过去,往盆子里续水,水里又掺进了模糊的颜色,牟敏在想一个人的头怎么能脏成这样,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干什么的?牟敏越想越害怕起来,正常的人不会这样,不会把自己埋汰成这个样子。牟敏的身子一阵发紧:是逃犯吗?不然就是一个有神经病忘了家的人。牟敏从镜子里看对方的面目、神色,眼里有一种黯然,但不像神经病。这么说一定是一个逃犯了,牟敏越发紧张,手差不多愣在了杂乱的头上。停了有几秒钟,对方等得不耐烦了,说,洗呀,快给我洗完。牟敏拿起了梳子和剪刀,洗完头,那个人一字一顿,快给我剪头,快,太难受了。

理,理啥发型?

随便,想怎么剪怎么剪,还,还什么发型。

嚓嚓嚓……牟敏已经按寸头在给他剪了。牟敏在电视上看过,那些人的头发很短,青头皮都能看到,牟敏就是按电视上的板式开始做的。理了几分钟,那个人举了举手让牟敏停下来。牟敏停了,他把门又重闩了一次,又抬头看看头顶的灯,很亮,在转椅旁边还有一个小灯。他说,把灯关了!牟敏像是没有听见,那个人又说了一遍,把灯关了!不行,我理不好的。那人说,亮个小灯就行。

牟敏没有动。那个人自己起来,找到了开关,光线即刻暗了,还没有原来的一半亮。牟敏差不多是摸索着在给他理发了。第一次这样,没听说过这样理的。牟敏低着头,耳朵听着大路上的响动,一辆奔马车从远处响过来,突突突,渐渐地近了,就像开到了自己的眼前。牟敏的心跟着跳,想奔出去,发出一个信号,想着怎样才能发出去信号,身子朝窗口的方向扭,手停了一下。那人警觉起来,不要停!快剪!头埋下来,又开始剪头。奔马车就在她犹豫的瞬间嗵嗵嗵地开过去,村子里又静下来,一股眼泪终于不可阻挡地滚出来,她差一点就要啜泣出来。

继续查看更多:故事会2015年第01期的故事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故事会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

上一篇:无路可逃
下一篇:表哥好样的

主题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