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集毕生精力,搜罗天下经典书库,立志建立网络四库全书!

您当前所在位置:

全站搜索:

《41.落入“啃骨魔”之手》

来源:故事中国 2016-04-19 围观:

格兰特船长儿女:41.落入“啃骨魔”之手

第二天天亮时候,江面上弥漫着一片浓雾。空气中饱和水汽遇冷凝结,给水面盖上一层厚厚云。不久,太阳出来,云雾很快消散了。河岸景色从浓雾中显露出来,隈卡陀江在晨光中呈现出它美丽倩影。

一个狭长半岛,伸在两河之间,上面长满灌木,愈远愈尖,终于在汇流地方消失。

隈帕河水流湍急,在和隈卡陀江合流处之前四分之一公里地方就挡住了隈卡陀江水去路。但是强大而镇静江水终于制服了猖狂河水,并且平平稳稳地拖带着它流入太平洋。

一只船在隈卡陀江中逆流而上,只见它20米长,2米宽,1米深,船头高高翘起和威尼斯交通船一样。这条船是用一棵“卡希卡提”树树干刳出来,船底上铺着一层干凤尾草。八只桨把船划象在水面上飞一般,船尾坐着一个人,手里拿一只长桨操纵着船航向。

这人是个大个子土人,约有40~50岁,宽胸,四肢筋肉突起,手脚强劲。凸出而横布着粗皱纹额头,恶狠狠眼光,满脸凶相,样子十分可怕。

那是一个毛利族酋长,地位很高,从他满身满脸刻着又细又密纹身便知道这一点。两条黑色螺旋线从他鹰勾鼻子两边起,分别绕过嵌着黄眼珠眼眶,在额头上交叉起来,然后延伸到浓密头发丛中消失了。他那长着白牙嘴和他下巴都埋藏在规则彩色图案里,图案上雅致涡云纹相互缠绕着,一直延伸到挺挺胸脯为止。

刺花,新西兰人又叫“墨刻”,是一种尊荣最高标志,只有参加过几场战斗勇士才有权利刺佩这种光荣花纹,奴隶和平民是没有资格刺。着名酋长,身上常常刺着动物图象,只要一看花纹性质和精细程度,便知道他们身份。有些酋长忍受这种疼痛“墨刻”达5次之多。在新西兰这个国度里,地位越高人,身上纹身越刺重重叠叠。

据说,居蒙居威尔对这种刺花风俗曾介绍过许多有趣故事。他形象地把这种“墨刻”比成欧洲许多世家大族所引以自豪那种族徽。只不过这两种标志之间有一点不同罢了。欧洲人族徽通常只能表明本人所建立功勋,至于子袭用就毫无表功意义了,而新西兰人墨刻则是个人随身标记,谁想有权佩戴这种徽记必须曾经表现过非凡勇武,毫无假冒沿袭可能。

此外,纹身除了显示个人尊贵以外,还有一个实际用途:它可以使皮肤加厚,抵御天气变化和蚊虫螫咬。

至于驾小船那位酋长,毛利族花匠用刺花信天翁尖骨针在他脸上已刺过5遍又密又深线条了。他显出副骄矜神态。

他身披一件弗密翁麻织成宽衫,衫上还缀着狗皮,腰间围着一条短裙,裙上还保留着最近战斗中染上血迹。耳垂上挂着绿玉耳环,颈上抖动着几重“普那木”珠圈,普那木是一种神圣玉石,晶莹光亮。他身上还挂有一支英国造长枪,和一把两面口“巴士巴士”斧头,长40公分,翠绿色。

他身边还有9位级别较低战士,但都配带武器,样子凶狠,其中几名在不久前受过伤,他们披着弗密翁麻大衣,待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他们脚边还趴着3只恶狗。船前部八位水手仿佛是酋长奴仆,他们用力地划桨,小船逆流而上速度很快。

在这只小船上,还有10个欧洲俘虏紧紧地挤在一块,脚被拴住,动弹不,他们就是爵士一行人。

原来昨夜里,旅伴们竟鬼使神差地钻进土人窝里宿营了。半夜,他们在睡梦中被抓到小船上来,但未受虐待,他们也打算抵抗,因为抵抗也无用,武器弹药全落入土人手中。倘若一抵抗,保管自己先完命。

由于土人讲话中也夹杂着英文,不一会儿,他们就知这帮人是残兵败将,死了十有八九,正向隈卡陀江上游撒退。这种酋长部下大部分被英军第42旅屠杀完了,他回来准备沿江召募士兵,再去和威廉·桑普逊会师,准备再战。这位毛利族酋长,有一个十分可怕名字,叫“啃骨魔”,用土语讲就是“啃敌人四肢人”。他勇猛,胆大,一般敌人到了他手里就没有获怜悯希望了。他名字,英国兵都知道。最近,新西兰总督要悬赏捉拿他。

渴望之久奥克兰既在眼前了,但又不幸地被掠上了贼船,这对旅伴是多么沉重打击啊!然而,爵士脸色从容不迫,他每到大难临头时,总装作若无其事样子。他觉自己身为丈夫,又是旅行队队长,应该为大家树立一个榜样,必要时候,应该第一个去牺牲。他受宗教影响很深,他认为神圣举动总会感动上帝出来主持公道。尽管旅途困难重重,他从未后悔过那慷慨热情把他引到这野蛮地方来。

旅伴们同样没有辜负爵士期望,别人看了他们那种宁静、自豪气度,简直不相信他们大难临头。他们在土人面前装出一种傲慢挺不在乎样子,叫那些未开化土人肃然起敬。一般来说,土人也有很强自尊心。谁能以沉着和勇敢赢别人尊重,他们就会尊重谁。爵士知道他这样做法可以使旅伴和自己免受一些无谓虐待。

那些土人本生就不爱说话,从离开营地到现在,他们彼此几乎没说上几句话。爵士心中焦急万分,决定问问酋长准备怎样处置他们。

他对着啃骨魔,用毫不畏惧语调对他说:

“你把我们带到哪里去,酋长?”

啃鬼魔阴冷地瞅了他一眼,不回答。

“你打算拿我们怎么办?”爵士又问。

酋长眼睛象闪电一般发着光,用粗暴声音回答:“如果你们那边人要你,我们就去交换;否则,我们就杀掉你们。”

爵士心中有了底就不再继续问下去了。肯定地,毛利人首领也有落到英国人手中,他们想以交换方式领回他们。

因此,旅伴们还有活命可能,并未完全绝望。

小船在江上飞快地向上游划着。地理学家心情忽然开朗起来,他想他们不用费吹灰之力,毛利人就会送他们到英国人防地,真是占了个大便宜。因此,他安然地埋头看着地图,目光循着隈卡陀江流,穿过这一省平原和谷地。海伦夫人和玛丽小姐抑制着心中恐慌,低声和爵士说着话,连最灵敏相面人也看不出她们内心焦急。

隈卡陀是新西兰民族之江,毛利人以此自豪,就和德国人对于莱茵河,斯拉夫人对于多瑙河一样。这条江总长320公里,灌溉着北岛上最肥美土地。两岸部落都以江为名,叫做隈卡陀部落。这是一个不屈不挠民族,任何人都没有使他们屈服过,现在,他们正纷纷起来抵抗侵略者入侵。

二维码
故事很好,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

类似故事大全:土人 酋长 小船

记住www.gszg.net,看好看的故事,就上故事中国网